相关文章

北京现存唯一国营花店谋转型 40年前门庭若市

40年前门庭若市 现如今门庭冷落 北京现存唯一国营花店谋转型

“从去年至今,团体订单的量缩减了一半。”在崇文门大街的一隅,58岁的崇文门花店作为唯一的一家国营老花店,正面临着新环境下的艰难转型。花店正在搭建电子商务平台,预计今年上线,将接受网络订花。

繁华的崇文门大街,车水,若不留心,就会错过崇文门花店的招牌。“只有住在这儿的老人,还记得这家老店。”花店插花班班长陈萍,总爱听人讲起上个世纪的老故事。那是岁月的记忆,也是国营花店最辉煌的日子。

1956年公私合营后成立的崇文门花店,曾是老北京五大国营花店之首,无论机关团体、外企使馆,还是社会名流、普通市民,买花都得去崇文门花店。“1977年,每天早晨,花店没开门,等着买花的人就在门口排起了长队。”1973年进入花店工作、现插花花艺大师王绥枝,至今记得那幕场景。刚从“文革”走出来的北京人,重拾提笼架鸟、养花弄草的爱好,“只要一开门,人们就一拥而入,甚至等不及我们把花摆到货架上,就已被一抢而空。”

当年的盆花,只有水仙、茉莉、小海棠几样品种,3毛、5毛一盆。谁能买到盆花,简直如获至宝。

为总理逝世编花圈

当然,最令崇文门花店名声大震的,还是为国务院、各大部委等服务的政治用花。周总理逝世、样板戏公演、35年大庆、2008年奥运会……这些重大场合的花卉,全部出自崇文门花店。

“总理逝世时,花店把所有人手都调了过来,关了门,白天黑夜地赶制花圈,一个星期没回家。”王绥枝告诉记者,当年,插花工艺还不先进,编制花圈要用稻草绑扎。因为给总理送花圈的太多,准备的稻草不够,临时去动物园拉来的稻草。“编完的桃心形花圈,地上摆不下,就在店里拉上一根粗铁丝,将花圈挂上去。”

直到今天,崇文门花店仍是本市唯一一家指定的政治用花服务花店。也得益于此,上世纪末期,面对民营花店的激烈竞争,当西单花店、护国寺花店、隆福寺花店和友谊花店四家国营花店纷纷倒下后,崇文门花店成为唯一一家存活的老国营花店。

团体订单少一半

六十一甲子。即将迈入“甲子年”的58岁老花店,现在遇到了经营难题。

“随着网络花店和高端定制花店的兴起,来我们店买花的个人比以前少了。”陈萍告诉记者,当年花店的老客户,如今已很少光顾,特意来一趟,更多是怀念过去的岁月。

另一方面,随着政府提倡勤俭节约,曾是花店主营业务的团体订单,也逐渐减少。“过去,每逢春节,许多公司和大集团都会到花店预订年宵花。可是今年,定年宵花的企业少了。”花店园林工程师李国强介绍,机关单位的订花同样也在减少。

“粗略估算,团体订单比去年少了一半。”李国强感慨,花店虽说仍有盈利,和鼎峰期相比仍差了许多。

这么多年,在不算太大的花店店面内,一直留有2间、约30平方米的操作间,用于制作花束,这成了崇文门花店坚守的老传统。

李国强告诉记者,崇文门花店也在探索转型之路。目前,花店正在搭建电子商务平台,预计今年上线,将接受网络订花。同时,花店还要建立社区园艺中心,以社区居民为目标客群,将业务拓展到家庭园艺。4月29日,作为“试水”的五棵松社区园艺中心,已率先开业。

几天前,一位80岁高龄老人在女儿的陪同下,特意找到崇文门花店,买了一束花。这令花店员工们倍感亲切:“国营老花店,仍是被需要的。”(记者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