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北京怀旧小店之老补花店:手工补花布品 曾经的针织奢侈品

2014年12月5日讯,本周一,62岁的会城门百货店关门,老北京人很是不舍,今后再上哪淘老物件去呢?殊不知,一些藏身胡同深处的小店里,正在引领一股时尚怀旧风。与动辄上千元的文玩古董相比,这些地方卖的老物件便宜实惠,却充满着清新自然又略带岁月感的独特气质。无论是大牡丹花的老式暖水瓶,轻轻一拍就“呱嗒、呱嗒”向前蹦的铁皮青蛙,还是泛黄卷边的小人书,精美耐用的老补花布……这些并不久远的记忆碎片正变得越来越珍贵。看完本期跟我Go你就会发现,那些被你遗忘在角落的老物件,原来大有用武之地呢。  

在反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电视剧中,画面中总是会出现一块补花桌布或床单,再或者是盖电视的罩布,这是许多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熟悉的记忆。更年轻些的人可能从未见过,因为这种手艺已经渐渐失传,现在也很少有家庭使用不再时兴的补花桌布。

前几天,妈妈突然翻出一块补花布用在了餐桌上。一问才知道,这是家里80年代留下的存货,当年不舍得用,一直压在了箱底。

我童年时,家里盖沙发搭手的就是两小块补花布,垂下来的边是镂空锁边,上面点缀的图案是蓝色的牵牛花,配着绣线的花蔓,特别漂亮。这是妈妈的一个朋友送给我家的,那位阿姨手巧,利用业余时间加工补花赚外快,连串门也随身带着活计绣上几针。当时,北京补花是出口创汇的大户,也相当于那个年代的“大牌”奢侈品。谁家用几个补花制品,那就算相当体面和讲究了。

和许多行业一样,补花工艺后来无声无息地淹没在热热闹闹的时代变迁中,只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中。所以,当我在东四大街看见这家老补花店时,顿时感到格外亲切。店不大,三面墙上都挂满了补花花布,最前排的铺柜上也摆满了各色补花制品,大到床单,小到手绢。

“您看,这叫套梗柳叶,是纯手工制作的。”店员小伙子举起一块布告诉我,都是补花工艺,但是用到的技法却各有不同。比如有的是补花和柳活相结合的工艺;有的是挑花工艺,就像现在的十字绣一样;还有一种叫万缕丝,是以前外贸很受欢迎的花色。他又拿起一块告诉我,这款工艺更为复杂,用到了补花、挑花、平绣、盘带等多种工艺,技法繁多,没有多年经验根本做不出来。

“您看仔细了,手绣和机绣的背面是不一样的。”店员小伙子还教我辨认了手工和机绣花布的不同:从背面看机绣有底线,十分刻板,而手绣的背面完全看不到底线,非常自然平整。从锁边也能看出,比如有一种锁边工艺叫“搭黄瓜架”,是过去的老工艺,现在已经不常见了。

“现在都是库存,老厂子早就没了。”店员说,全国的补花厂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慢慢倒闭了,现在所销售的补花绣品都是过去的库存商品。补花这项技术已经濒临失传,甚至连补花贴布的材料——凤尾纱,也已经停产多年。

本以为小店卖的是怀旧,顾客不会太多。谁知道我仅站了一小会儿,就有好几拨顾客进来,抖开大幅的布料选买。据介绍,喜欢补花的顾客从30岁到70岁都有,全都是过去家里用过补花制品,现在是在寻找回忆。店内的布料价格按照工艺的复杂程度划分,普通的桌布、床单从几十元到几百元都有,最贵的一块是玻璃棉纱的潮汕绣台布,980元,需要工人做两个月。

我去的老补花店在东四南大街58号,每天营业到晚上8时。在西四北大街、新街口一带,也有部分小店出售补花制品,走过时可以留意。